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aisywsn 的博客

Habent sua fata libelli

 
 
 

日志

 
 

朗读者  

2006-04-16 16:0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看完了《朗读者》,拖了整整一个多星期,完全不像书的后记里写到的那样“我把它一夜读完”。本来,我是准备把它一夜读完的,但读这本书,就像是在攀登高山,每看一页,就像是爬了100米,气压越来越低,氧气越来越稀薄,读到第五十页,我实在是觉得透不过气来了,于是合上书,睡了。哪知道,居然睡不着了,整整一夜,非常清醒,虽然思维非常清醒,但我也不想打开这本书接着再看下去。我宁愿躺着,看窗外,看太阳光是怎样撕破黑夜的一角,看天是怎样一点一点亮起来。

 

曹文轩在序里说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向他的学生和朋友推荐这本书,他还说他最喜欢的,是书里传达出的那份庄重。书里的男主角朗读者是一个叫做米歇尔·白格的少年。白格在他十五岁的那一年,因为一场大病巧遇并结识了三十六岁的妇女汉娜。汉娜足可以做他的母亲,可他们却成了情人。比超越正常性关系更可怕的是,公共汽车售票员汉娜,在纳粹时期,竟然是臭名昭著的集中营女看守。汉娜一直对白格隐瞒着自己的经历并在关键时刻失踪了。当白格作为法律系大学生参与法庭实习的时候,审判的战犯之一就是汉娜。而白格发现自己居然还深深地爱着汉娜。在很多书评里,人们都把德国的纳粹时期与文革相提并论,人们认为德国人为纳粹时期的罪恶一直在深深反省,而我们却把文革忘得干干净净。爱、性、尊严、罪恶、无辜、美、两代人等等复杂的命题都在书中涉及,当然最重要的主题便是历史与遗忘了。很多人义愤填膺地诅咒某些人把文革的痛苦忘得一干二净,某些人不愿意承认过去的罪恶,德国总理在犹太人纪念碑前下跪,而我们连纪念碑都没有。或许是我已经开始变老,我没有了那种“义愤填膺”的激情,我觉得“某些人”固然有许多不是,但是不是拿来詈骂和抱怨的,而是应该想着如何尽力改善。

 

一个朋友和我说,她很想看看这本书,她说了一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本书在书店卖得可好啦,差不多小资白领人手一本”。曹文轩在这本书的序言里还写了“流气在我们周遭的每一寸空气中飘散着,到处是低级趣味的笑话,到处是赤裸裸的段子,人与人的见面无非就是玩笑与没完没了的调侃,说话没正经已经成为风尚”,我想这或许就是小资们都要买一本的原因吧,与“温饱暖而思淫欲”异曲同工啊,不是吗?于是我把我买的这本书送给了她。

 

这本书还配了一张CD,里面是童自荣朗读的书中部分章节。那个朋友还说了,现在很多有车族都把这张CD放在汽车里播放。我听了起初有点儿担心,边开车边听这张光盘容易出车祸的,后来想想释然了,皇帝的新衣而已,没几个人真正用心去听的。

 

这真是一个童话的世界,“皇帝的新衣”天天上演现场版,不过似乎大家都知道“匹诺曹的鼻子”其实是不会变长的;巫婆最后的下场都不好!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