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aisywsn 的博客

Habent sua fata libelli

 
 
 

日志

 
 

Right here waiting  

2006-05-04 19:46: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过一家小音像店,里面传出来的歌居然是《Right here waiting》,让人恍如隔世,站在那里耐心地把整首歌儿听完。

 

这首歌在中国的流行,很大程度上要感谢李商隐的一句“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此情可待”固然琅琅上口,且让人浮想联翩,但不免是对李商隐的一种误读。与这首歌般配的,也是我最喜欢的,当数另一位唐朝李姓诗人,李贺的《题苏小小墓》。

 

“锦瑟无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末尾“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两句若直译即为:悲欢离合之情,当年漫不经心,岂待今日来追忆?诗人自问自答,点出此诗是在追忆往昔,痛定思痛。所谓“此情”者,指的正是颔、颈两联中所写的“晓梦”之痴迷、“春心” 之深挚、“珠泪”之哀伤与“玉烟”之缥缈,凡此种种只有等成为回忆时才感到哀痛,才体味到了其中的苦涩悲哀。诗人在诗中隐去了平生所历具体之事,缘情造物,含蓄委婉地从多个不同角度抒写了自己坎坷的际遇和哀怨感伤之情,痛惜华年流逝、抱负成空。是忏悔,而不是期待。

 

Right here waiting里唱的是等待,或者说叫期待,或者说是一种希望。就像苏小小。

 

《玉台新咏》有一首齐梁时江南民歌《钱塘苏小小歌》这样写到“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

 李贺的诗难读难解,也极少用典,所以李贺必然是很喜欢这首《钱塘苏小小歌》,也做了一首《题苏小小墓》

               幽兰露,如啼眼,  
                     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  
                     草如茵,松如盖。  
                     风为裳,水为珮。  
                     油壁车,夕相待。  
                     冷翠烛,劳光彩。  
                     西陵下,风吹雨。

 

原诗是歌咏的是活着的苏小小,李贺此诗是写死后的苏小小:看到幽谷中兰花上的露水,仿佛见到苏小小含泪的眼睛。可是现在没有东西可以和你缔结同心之爱了,我这里所有的只有旧时的烟花,现在已不堪剪取了。生前是锦茵、华盖、罗裳、玉珮,现在只有草茵、松盖、风裳、水珮了。然而苏小小身虽死,情犹在,仍然乘坐油壁车,在傍晚时等待她的骑青骢马而来的情郎。可是,从夕暮等待到夜晚,徒劳冷翠的烛光,从前在西陵松柏下缔结同心的情爱,现在的西陵只有风雨了。苏小小这个活得至情至性的年轻女子,在最美丽的时分却早早逝去,留下是永远青春的身影。你能懂得李贺笔下,那驾着油壁车永恒等待的感觉吗?

 

想起了很久以前看过一首诗叫《但是你没有》,是一位守寡一辈子的美国老妇人写的,她的丈夫在越战中阵亡了。诗的大义是这样:记得那天,我借了你的新车,我撞凹了它,我以为你一定会杀了我的,但是你没有;记得那天,我在你的心地毯上吐了满地的草莓饼,我以为你一定会厌恶我的,但是你没有;记得那天,我忘了告诉你那晚的舞会一定要穿礼服的,而你却穿了牛仔裤,我以为你一定会放弃我,但是你没有;是的,有许多事情你都没有做,而你容忍我、钟爱我、保护我,有许多的事情我要回报你,等你从越南回来,但是你没有。

这位老太太,在她孤独的后半生,执着地等待丈夫从越南回来。

 

我相信“等待”二字强调的是“待”、是“期待”,是心怀希望。心怀希望,人生便有了鲜活的色彩。Right here waiting、苏小小、美国老太太都是一张张彩色照片,而李商隐留给我们的只是一张黑白的背影。

 

小时候教我画画的恩师,在四年前因为一场意外而英年早逝。每每想起此事,我都非常伤心。今年春节,我们几个儿时学画的师兄弟第一次聚齐去看师母。我怕我看到师母,看到老师过去的作品会哭。但是师母的积极乐观鼓舞了我,她微笑着说“你们的唐老师只是去做了一次长途旅行,要等很久很久才会回来。”在挂满老师作品的客厅里,我们热闹地说着,笑着,就和几年前一样,而唐老师仿佛也在我们中间,从来不曾离去。

 

人是可以永生的,在另一个人的心里。在一位我非常敬重的老太太家的正中位置,摆放着一位英俊的年轻人照片。那是她年轻时的爱人。这位才华横溢的年轻人为革命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他的人生永远定格在20多岁那个充满激情与梦想的年龄,也永远定格在老太太的心里。在老太太心里,年轻人也一定没有离去,不然是什么支撑着她渡过那些风雨如晦、黑白颠倒的苦难岁月?她是在等着他吧?如果各位有心,去一下这里http://www.jonwa.com/slmmm/sacrifice/list.asp?id=1996,为这位年轻人,为等待,为希望献上一把小花儿吧。

 

写到这儿,有件怪事我不得不提一下,当我开始写这篇文章时,几个月没下过雨的北京,居然下了一场大雨。现在,我写完了,雨也停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