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aisywsn 的博客

Habent sua fata libelli

 
 
 

日志

 
 

春节那些天(一)  

2007-03-02 10:3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我上周末回到北京到现在,整整一周,北京天天都是阴天,雾气沉沉,时不时还撒几滴小雨,像极了重庆的典型天气。是老天照顾我的思乡情绪吗?春节呆在家里的情景,历历在目,挥之不去。

 

29

去火车站买票。北京西站人多得可怕,春运简直是一场灾难。据说每天19点整起开始卖第四天的票。从六点起,整个西站广场就开始进入状态,犹如一壶正在加热的开水,温度约来越高,到六点半,水已沸腾。我实在不敢再在这沸腾之地久留,赶紧抽身而出,放弃已经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到西站广场对面坐观“风雨欲来云满楼”,等风头过来,又折回来,重头排起。这一票是如此难求!不管多难,没有什么能挡住我似箭的归心。

 

213

列车晚点1个小时,于18点整抵达重庆菜园坝火车站。妈妈来接我。妈妈还和一年前一模一样,没有一点儿变老,这真让我高兴。不知道是因为我的鞋子有一定高度,还是我真的又长高了,或者是妈妈变矮了,反正,我和妈妈站在一起时,终于和她一样高了!以前,比妈妈矮,这样让我觉得我还是个孩子,还没有长大呢。

回家的第一顿饭是保留曲目:豌豆尖儿和冬寒菜。我每年冬天从北京回重庆过寒假,第一顿饭绝对是这两种绿油油的蔬菜。我爱死这些生气盎然的绿色蔬菜了。这些蔬菜虽然在重庆当地处处可见,也很便宜,但是在北京绝对吃不到,花再多的钱也吃不到。重庆的菜是“活”的,有生命的力量,而在北京吃到的菜都是“死”的,不是个味儿L

 

214

带着红包和礼物去看婆婆爷爷。以前我有一些翻译收入时,总会给婆婆爷爷包个红包或是买点儿礼物,但是他们总是不肯收,说我还在上学,把钱留着买书吧。今年我工作了,能让婆婆爷爷接受我的红包了吧。可他们一如既往地不要我的钱,说只要我有这个心意就好了,钱留给我自己花:去买漂亮衣服、买书、吃好点儿。我好,他们就高兴了。精神上的愉快胜过金钱——这不是每个人都能消受的。

去年九月的一天,我打电话问爷爷我该在办公室里养哪种花儿,最后讨论决定出兰花是我的首选。今天,我来一看,满阳台都是兰花,香气扑人。爷爷和我讲了一下午那些兰花:一盆花和另一盆花都不一样,平时得怎么伺候这些小生灵,花儿是怎么开出来的。爷爷说:“有一次,我在阳台上侍弄花儿,突然一阵风儿吹过,哪儿来的淡淡花香啊?没有哪盆兰花开花啊?我开始找,找啊找!啊,原来是它悄悄开花了!你看,它的花开得那么低,被叶子遮住了呢,哈哈,让我找着了!”爷爷在一盆花旁边可以待好久好久,他懂得花的语言。爷爷挑选了一盆他认为最好的兰花给我,让我带回北京养。我没有带走这盆花,我宁愿让这盆花留在爷爷的阳台上。一来,怕自己没有那种安静祥和的心境来侍候这花儿,委屈了它;二来,我心里很清楚,在北京这样喧哗浮躁的大都市里,种不了兰花。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