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aisywsn 的博客

Habent sua fata libelli

 
 
 

日志

 
 

化痛苦为幸福  

2008-03-24 14:32: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周,对于我来说,是特别头疼的一周,正如上一周北京的天气。周一一大早,就遇到纠纷,然后强势的狮子座和执着的射手座打架,另一个懦弱的射手座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很多事情,无法分清谁是谁非,如果非要分割是非曲直出来,那就是自讨苦吃~岂止是自讨苦吃,简直就是异常痛苦。

 

周三,美国一家独立文学出版社The Permanent Press的两位出版人来中国business trip,超级迷你的小出版社,一对老夫妇MartinJudith是出版人。可怜的Martin一到中国就生病,尽管他一再强调他生病与中华人民共和国(P.R.China)无关。但是看到人家生病,总还是会觉得很内疚,帮忙联系会说外国话的医生,也实在是件很麻烦的事情~折腾吧,折腾~ Martin生病,不知道带他吃什么东西好,又不能让他不吃东西,于是周三中午吃饭的时候,就点了一盘奶酪,奶酪会给人力量嘛~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端出来的,不是我们平常吃的奶酪,而是羊奶酪。我不知道Martin爷爷吃了这顿午饭的后果是怎么样,反正我吃了以后后果很严重,严重不适~和四五年前吃了那碗卤煮火烧的症状很像,我发誓再也不要吃任何奇奇怪怪,非常规的食物~~~~

 

周五,Selina约我周末去法国大使馆文化处参加法语文化周的讲座活动,我一口答应下来,去那里散散心,顺便让小才女开导一下我~~

 

哪知道,碰上的一个那么“悲情”的演讲主题——“妇女写作:是异性文学吗”,分别请了宁瀛、刘索拉和周嘉宁和三位法国女性作家/艺术家葆拉·康斯坦(1998年,她的小说《将心比心》荣获龚古尔奖),安娜·西蒙,马克斯·蒙内,六人围坐一堂来探讨这个话题,谈啊谈的,就变成谈“女权主义”了~~

 

刘索拉说,她的母亲是中国最早一批女权主义运动者,与西方不同,中国的女权主义运动被卷入马克思主义运动之中,甚至是走在西方的前面的。是啊,在中国一向有“半边天”一说。刘索拉说她在出国之前,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个女的,反而是去西方学习后,才发现身为女性,原来有那么多事办不到,才意识到自己的女性身份。可是,她接着说,在“女权主义”这个问题上,中国的领先地位被琼瑶推回去了,等她学成回国后一看,在这个问题上,中国完全倒退回去了~

 

其实,我一直很弄不明白女权主义到底意味着什么?Selina跟我说,简而言之就是妇女争取和男人平等的权利,包括受教育权、选举权等等,尤其是选举权。解释了半天,我还是觉得很迷茫,接着问她“男人和女人本来就不一样,为何一定要‘平等’呢?”可怜的Selina一定让我这个白痴问题噎着了,想了想说“你现在是在享受女权主义先驱们的胜利果实,你当然觉得她们太激进,没必要。”我可真是不知好歹。但是,如果说“身体写作”等等是由女权主义运动生发出来的,那么我还是更倾向于简·奥斯丁身处的非女权主义时代。我更喜欢像奥斯丁那样elegant的作家。嗯,像我这样“墨守陈规”的人,应该是社会向前发展的“阻力”吧~

 

好了,抛开“女权主义”,有听众向法国作家马克斯·蒙内提问“您写作时,考虑您的读者吗?为什么要写作?”马克斯说她写作是为了表达自己,写作时,她从不考虑读者,不考虑什么样的人会读她的小说。马克斯说自己不会做别的事情了,只会写作,所以她会一直写下去。我发现“写作是为了表达自己”,是“为何写作”这个问题的标准答案。两周之内,这样一模一样的回答,我听到了三次~能恰如其分地表达自己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所以,我要絮絮叨叨地把这些不幸遭遇写下来,化痛苦为幸福吧~~~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