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aisywsn 的博客

Habent sua fata libelli

 
 
 

日志

 
 

两场讲座  

2009-08-31 23:38: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北京最后一个夏日周末,我去798听了一下午讲座,愣是从两点坐到了七点。其实半个多月忙忙碌碌准备书展已经很疲惫了,本来打算周末在家好好休息一下,哪里知道W姐姐发来了讲座讯息,她比我更热情,当即去火车站买了票,周五下了班连夜坐火车过来。这么比较起来,书展的疲惫已然算不得什么了,唉,两个痴迷的人啊~~
这不能全怪我俩“疯狂”,两场“重量级”的讲座凑在一起,能不去吗?
 
第一场,2:00-4:00 一石文化的四位主要成员:董秀玉、史建、马健全、陆智昌谈他们的编辑出版策划思路,分享他们的经验。
第二场,4:30-6:30 (最后延长到7:00)黄永松,《汉声》的创始人,的编辑生涯,《读库》的张立宪组织的讲座之前一直在涵芬楼办,可是近期由于六十年大庆,涵芬楼地理位置太好,已经不允许举办公众活动了,所以转战到798这边的UCCA,真好哟,也真巧,两个讲座凑到一起了,一口气听下来真是很幸福。
今年,大概是一石文化第一次在公众面前露脸做讲座吧,几位成员都很羞涩,不太善言谈,当然除了董老师(人家是老领导了嘛,呵呵)。董老师第一个发言,讲了2002年她退休后参与创建了一石文化的缘起和经历;接着史建老师讲了他主要策划图书的领域,建筑类图书;马老师接着讲述了她主要负责的设计类和电影图书。里面还有不少是我们家的书呢,呵呵~~陆老师一直弯着腰为大家服务,配合大家讲的内容,演示出图书封面来,最后一个轮到他发言,没有想到他在北京住了这么久,还是不大会讲普通话,恐怕是平时很少说话吧,不过他说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极为深刻,“做书是件挥霍生命的事情,我一个人挥霍生命不奇怪,奇怪的是,大家在一起挥霍生命。”这就是一石,这群可爱的爱书的理想主义者们走到了一起,用心做好书。
 
到目前为止,一石最畅销的一本书应该是《创意市集》,四年多下来销量大约有七八万册。有人问马老师,为什么不接着这个系列做下去,做《创意市集》2、3、4、5.....(据我所知台湾三采文化的《创意市集》已经做到了一百多本了,总有人来问我查这套书的版权,我再说明一次,这么多图片的书无法授权,容易产生图片版权纠纷@_@) 马老师腼腆地说,因为她不想让这本书过于商业化,那种感觉不好,in another word, 她不想这本书过于畅销吧。

一石文化成立于2002年,和我们ANA Beijing Office同时成立的,还有一家公司也是这一时间成立的,那就是做了销量超两百万的《窗边的小豆豆》的新经典。一晃七八年过去了,一石文化做了七八十本书,一共还是只有五六位员工;我们ANA Beijing Office也才六位员工了;可是人家新经典已经从一个只有五个人的小民营出版商发展成了一两百号人的大公司,甚至反向“收购”了十月文艺这样的国营出版社。是不是这样比起来,一石文化就不如新经典了呢?不不不,完全不是这样的,每个人(每家公司)有每个人(每家公司)完全不同的活法,不用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评价尺度是如何,重要的是,一定要记得自己最初的梦想与期望,倾听自己内心最深处的声音,然后尊重自己的梦想和内心,就那么一直走下去就是了,我是这么想的。
后一场演讲也很精彩,黄爷爷讲故事很好听,《汉声》杂志一办就是四十多年,那故事就是讲几天几夜也说不完啊。《汉声》给我印象最深的地方是:做事得踏实、认真、负责任,老天自有回报。当年,他们做关于郑成功的几期杂志,在全世界设了大约八个编辑处,查资料做采访,花了八年时间,这么几期杂志,前前后后做了八年,真是难以想象。三十多年前,《汉声》耗时多年,精心编辑了给孩子们看的这套《中国童话》,三十多年后依然深受广大读者喜爱,在台湾销售了超过三十万套——对于人口只有两千多万的小岛来说,这可真不是个小数字。我还记得当初刚见到这套书台湾繁体字版的时候,完全被镇住了,甚至激动得眼角都湿了,真是美轮美奂的一套书啊!
黄爷爷讲《汉声》杂志为编辑们列了一个编辑小法则,非常好,法则全文如下:四法十六则,体、用、造、化四个方面,体就是本体,用是功用,造就是制造,化就是文化背景。“体”,我们有形(形状)、质(质量)、色(颜色)、饰(装饰),“用”,指人(什么人用)、地(什么地区适用)、事(什么事用)、用(什么特殊用处)。“造”,指材(材料)、具(工具)、序(工序)、决(要诀)。“化”是天(天时)、地(地理)、人(人文)、变(演变)。
不过最近《汉声》出版的《宁波年糕》倒真是令人失望了,唯一的安慰可能就是这本书的蓝布包袱皮儿封面了吧,里面的内容,完全就是本年糕烹饪指南,我这么热爱年糕的人,对这本书都提不起兴趣,可见.....比起当年的《惠山泥人》真是相差太多啦~~我在猜想,是因为汉声越来越出名,越来越“主流”了吗?我觉得或许做编辑,还应该得,应该耐得住寂寞——“初未识,名为累”。出名就容易出问题~~
 
一年容易又秋风。北京今年的秋天好像来得特别早,晚上坐在地板上看书目,都要穿上袜子才行了,我总觉得冷。往年的北京书展的时候,我记得还是穿裙子的温度呢,今年怕是不能穿裙子了。买了N多各种各样的巧克力贮备能源,就怕书展时自己撑不过去了,唉,真是年纪大了@_@ 熬过这一周就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